分类
当前位置:人文首页 >诗文雅荟
保姆的尊严
作者:吴毓     浏览量:2451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1-14

  一开门进屋,保姆阿姨眼圈红红的,脸色憔悴,向我絮叨起来:“真气人呢,中午做的那家人家,七十岁的老太,硬说我偷了她的一件衣服,还说我偷她家的米,说我每天回家包都鼓鼓的,就装了她家的米------”阿姨说到气愤时连声音都有些哽咽起来,双腿也在发抖。是啊,这可是牵涉到阿姨重大的在外名声啊,阿姨在老太家已做了六年。从家乡到上海几十年里做家政,阿姨一直秉承着老老实实,清清白白做事做人,从不拿人家一针一线,阿姨说“你家每次送我什么就拿,从来不自说自话拿人家的东西!”阿姨说得铿锵有力,斩钉截铁。

  说真实的,我是绝对相信我家的这位阿姨,讲起这位阿姨在我家也整整做了十多年了,做事勤快,手脚利落,言语不多。家里我的首饰也随处乱放,从未缺少过,有一次更令我信服的是,阿姨在打扫房间的床底下拣到了一百元钱,她拿着百元大钞还给了我,如果是个爱贪小便宜的,她完全可以占为己有,从这事上,我是更相信阿姨的人格品质,看到阿姨这么委屈的样子,我就劝她:“你别理睬这老太,老太七十多岁,也犯老糊涂了,大概快老年痴呆了。”报道有记载,老年痴呆的先兆就是爱犯疑心病,总怀疑人家拿了她的东西。阿姨觉得这仿佛就是对她最大的人格侮辱。她把钥匙果断交给那老太不想再做时,老太却非要她再做下去,老太多少也有点毛病。

  这天阿姨絮絮叨叨向我说了很多,说老太外出都把自己房间的门给锁起来的,我怎能拿到她的衣服。我家从老家带来的米吃也吃不完要拿她家米吗!她早上还做的是美容院保洁,那里面都是高档的东西没少一丁点儿-------说来说去就是表明自己的清白,发泄自己的委屈,我也一直耐心地听她倾诉,虽然她的话带着家乡盐城的口音,听起来费劲,但我也基本上能揣摩出她的意思,她为此还向我讲了个故事表明自己清白本分的人格。

  以前阿姨曾在一韩国人家做钟点工,有天全家人都外出了,阿姨一直做到晚七点下班时间,他家人还没回来,她不放心一个在家的瘫痪病人,就一直等啊等,直等到晚上十点多钟,他们家人才回来,其间阿姨为瘫痪病人端屎端尿,喂他吃流汁,之后他家人为答谢她给了一百元钱,阿姨坚决不收,可见阿姨的确是厚道老实人。

  翌日,阿姨仍忿忿不平,又说老太跟她的事儿,老太说她女婿偷偷地塞给了阿姨两次钱了,一次是阿姨的儿子被卡车撞了住医院时给了一仟元,还有是阿姨一直帮她家浇花给了一百元钱--------意思是我家待你不薄,你为何还偷东西!阿姨气得头疼病也犯了,她老公说做得不开心就不要去做了-------但阿姨忿忿不平中最宽慰的是老太女儿坚定表示阿姨没偷东西,她妈妈犯迷糊。一周后,阿姨突然对我说:“我辞了老太家不做了!”阿姨那坚定的口吻,让我颇惋惜,毕竟做了多年,但阿姨为了守护自己的尊严,像卸了重负似地说:避免以后再遭冤枉罪。确实我们对待家政阿姨也要保证起码的尊重和礼节,在没有任何证据前提下,决不能胡乱猜忌和冤枉人家。




吴毓


上海闵行区门户网站管理中心 版权所有